以案说法 >   返回首页 >  以案说法
 
(2013)鲁民提字第37号邵明兰与菏泽市东鱼河流域工程管理处劳动争议再审民事裁定书
来源:济南劳动纠纷律师 字体:

邵明兰与菏泽市东鱼河流域工程管理处劳动争议再审民事裁定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13)鲁民提字第37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邵明兰,男,19411020日出生,汉族。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菏泽市东鱼河流域工程管理处。

法定代表人:左传华,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全胜,男,1969126日出生,汉族,该单位保卫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刘威,男,1970620日出生,汉族,该单位副主任。

申请再审人邵明兰因与被申请人菏泽市东鱼河流域工程管理处(简称东鱼河管理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菏民再终字第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326日作出(2013)鲁民提字第37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再审人邵明兰,被申请人东鱼河管理处的委托代理人张全胜、刘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邵明兰系定陶县仿山乡邵堂村人,194210月出生(身份证上出生日期为19411020日),1958年至196112月在原菏泽县水利局工作,并被吸纳为菏泽县工会会员,196112月调定陶县水利局工作,19641月入伍,19684月退伍,同年同月定陶县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将其安排在定陶县水利局工作,并将其档案转至定陶县水利局,并派往保宁公社任水利管理员,同年调至菏泽市水利局所属东鱼河管理处裴河闸管理所工作,在此期间曾任该站站长。20021月东鱼河管理处以邵明兰为临时聘用人员予以解聘,停发其工资。200243日,邵明兰以菏泽市水利局为被告诉至牡丹区人民法院,20021216日牡丹区人民法院作出(2002)菏牡民初字第600号判决书,判决驳回邵明兰要求菏泽市水利局补发工资、补缴养老保险金和医疗保险金并为其办理正式退休手续的诉讼请求。邵明兰不服提出上诉,后又撤诉。200510月,邵明兰以东鱼河管理处为被告提起诉讼。东鱼河管理处为具有法人资格的事业单位,其主管部门为菏泽市水利局。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再审查明,2002115日《解聘协议书》上所加盖公章是邵堂村公章,其村现任支书证明是其村公章,但不知是谁盖章,因不是一人管理该章。庭审时,邵明兰提出协议上部分内容不是同一时间书写,后来填写上的内容其不知道,也不认可填写内容,但东鱼河管理处辩称该内容是当时所写,邵明兰诉称其无能力交钱做字迹鉴定。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再审认为,邵明兰一直是农业户口,其是以临时身份被聘为东鱼河管理处下属的裴河闸管理站站长,在担任站长期间一直没有办理转正手续。邵明兰曾为东鱼河管理处行使堤防管理职权,东鱼河管理处为其发放了相应的堤防管理补助费,双方均尽到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其行为应视为附条件的民事行为。东鱼河管理处的主管机关菏泽市水利局曾将邵明兰视为职工出具的调转介绍证明,不能证明邵明兰是其下属单位的正式职工。邵明兰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是正式职工身份,其要求恢复职工身份、补发工资、养老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于邵明兰补发1990年至今工资的要求,对于2002年至今的部分超出原审范围,不属于再审的审理范围,应另行主张权利。邵明兰要求临时工转正的主张,属于行政机关管理事项,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可另行主张权利。对于《解聘协议书》,邵明兰主张其是在欺诈胁迫的情况下签字认可的,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此协议符合证据的三要素,对该协议书的效力予以认定。遂作出判决:一、撤销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2005)菏牡民初字第4506号民事裁定书;二、驳回邵明兰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邵明兰承担。

邵明兰不服再审判决,上诉至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

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2002319日,邵明兰以菏泽市水利局对其强行解聘和没有为其按正式职工待遇办理退休为由,向原菏泽地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劳动部门认为邵明兰与菏泽水利局之间的争议不属于仲裁委受案范围,且已超过法定申诉时效,作出劳动争议仲裁决定书(菏劳仲定字2002007号),对邵明兰的申诉不予受理。邵明兰以菏泽市水利局为被告提起诉讼,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后,邵明兰不服,上诉至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又撤诉。邵明兰又以东鱼河管理处为被告提起诉讼。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一致。

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邵明兰于19641月入伍时是定陶县水利局临时工,系农业户口。退伍后未被国家安置为正式职工,也没有和东鱼河管理处签订书面劳动合同。邵明兰退伍后曾在东鱼河管理处裴河闸工作至2002年元月15日,其行使护堤管理权并领取了相应报酬,双方之间应属于雇佣关系。邵明兰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与东鱼河管理处存在人事关系。邵明兰称其系东鱼河管理处的正式职工,工作人事档案被东鱼河管理处丢失,但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该主张的成立,其要求东鱼河管理处恢复正式职工身份的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并且邵明兰是否为国家正式职工,亦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范围。邵明兰同时又主张其与东鱼河管理处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但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东鱼河管理处作为具有法人资格的事业单位,与企业用工不同,其在用工问题上受到国家有关政策的限制,邵明兰在未与用人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不宜认定双方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邵明兰称2002年元月15日的《解聘协议书》上书写的“同意解聘协议邵明兰”不是其本人书写,但其不申请鉴定,并且在一审庭审时邵明兰未对解聘协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只是称属于胁迫其签订的,其亦未提供胁迫其签订的证据,所以,2002年元月15日邵明兰、东鱼河管理处与邵明兰所在行政村定陶县仿山乡邵堂行政村三方签订的解聘协议应当认定为有效协议。遂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2009)菏牡民再字第24号民事判决。

邵明兰向本院申请再审称,其长期担任东鱼河管理处下属的裴河闸管理站站长,并发放工资,2002年东鱼河管理处的主管单位将邵明兰视为职工,出具调转介绍证明,足以证实邵明兰系东鱼河管理处职工,存在劳动关系。东鱼河管理处系事业单位,与其职工不签订劳动合同,并不能否认双方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双方签订的《解聘协议书》是东鱼河管理处以欺骗手段强行解聘邵明兰,是一份假协议,应为无效。要求恢复职工身份,办理退休手续,补发从1991年元月1日起至今的工资待遇。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应依法予以撤销。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菏民再终字第37号民事判决和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2009)菏牡民再字第24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重审。

审 判 长  张景凯

代理审判员  司晓伟

代理审判员  孙晓峰

二〇一四年一月七日

书 记 员  王 磊

 


案例精选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工作25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梁希峰打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遭单位欠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怀孕后遭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张皓晨打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再次为老董
劳动问答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