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   返回首页 >  以案说法
 
(2013)济民一终字第505号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与刘宗文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济南劳动纠纷律师 字体:

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与刘宗文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3)济民一终字第505

上诉人(原审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平振杰,经理。

委托代理人汪丽张、刘顺,均系山东泉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宗文,男,生于1983819日,汉族,个体工商户,住济南市。

上诉人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鸿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宗文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2012)历城民初字第15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刘宗文于2012217日从顺鸿公司离职,顺鸿公司没有向刘宗文发放竞业限制补偿,刘宗文的工资实际领取到201112月,刘宗文的社会保险已缴纳至20121月。顺鸿公司主张与刘宗文签订了劳动合同并对竞业限制内容进行了约定。顺鸿公司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刘宗文于2011629日签订的劳动合同1份,劳动合同载明:双方的劳动合同期限自2011210日起至201469日止,共40个月,前6个月为试用期;刘宗文从事销售主管工作;劳动报酬为试用期每月2600元,试用期满后每月3300元,发薪日为次月15日至25日。劳动合同第十条内容为:在本合同期内及合同解除后12个月内,刘宗文不得就业于顺鸿公司签署过合作协议的项目或公司以及顺鸿公司签约项目为中心的半径三公里之内的竞争项目。本合同依法解除后,顺鸿公司按刘宗文在顺鸿公司上一年度平均月工资的20%作为竞业限制补偿金按月向刘宗文支付。如违反本条约定,刘宗文须向顺鸿公司支付刘宗文在顺鸿公司工作期间最后一个年度工资2倍作为违约金,并承担因此给顺鸿公司造成的损失。刘宗文对劳动合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原审法院对劳动合同载明的事实予以认定。顺鸿公司为证明其与竞业单位关系,提供了顺鸿公司与山东省博兴县森亚达置业有限公司于2011114日签订的“博兴森亚达置业博奥华城项目一期工程策划及销售代理合同”1份,该合同载明顺鸿公司为该项目“博奥华城”的独家销售代理商。刘宗文对上述合同没有异议。原审法院对该合同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关于刘宗文是否在竞业单位任职,顺鸿公司述称,顺鸿公司与山东省博兴县森亚达置业有限公司为合作协议单位,双方解除销售代理关系,从该项目“博奥华城”撤场后,刘宗文及其他员工到该项目上班。刘宗文到该竞业单位工作时间为20123月底或4月初,并确认2012426日已经在竞业岗位“博奥华城”项目处任职。顺鸿公司为证明刘宗文到上述竞业单位上班的事实,提供了视频录像1份、出租车定额发票4张、刘宗文留写联系方式的户型图彩页1张、房价明细1份。刘宗文对上述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原审法院认为,上述证据中的视频录像与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真实有效,予以采信。综上,并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原审法院认定刘宗文在2012320日以前尚未在竞业单位上班,2012426日已在竞业单位上班的事实。顺鸿公司主张刘宗文于2012120日从顺鸿公司预借工资13024元,刘宗文201212月份工资已从该款中扣除。顺鸿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法院提供了收条1张,该收条内容为:今收到壹万叁仟零贰拾肆元整(¥13024),署名为刘宗文。刘宗文对收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辩称该款是年底发放的部分提成,当时顺鸿公司尚欠刘宗文工资,不存在预借,该证据是收条而不是借条,不符合财务制度。刘宗文为证明顺鸿公司欠发工资的事实向法院提供了“公开信”1份。综上,原审法院认为刘宗文的辩称合理,对顺鸿公司述称刘宗文借款,并从借款中已扣除其201212月份工资的主张不予认定。顺鸿公司称刘宗文借用备用金1000元,顺鸿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法院提供了领用备用金的借款单1份。刘宗文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辩称该借款已进行了报销,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原审法院认为,顺鸿公司提供证据真实有效,予以采信,对顺鸿公司主张刘宗文占用顺鸿公司备用金1000元的事实,予以认定。顺鸿公司称刘宗文工作中领用微星牌笔记本电脑,顺鸿公司提供了领用单1份、购买电脑的收款收据1份。刘宗文对收款收据不予认可,对领用电脑的事实予以承认,辩称领用的电脑品牌肯定不是微星,并主张电脑已于20121月份春节(2012123日)放假时交还给了顺鸿公司法定代表人平振杰。刘宗文为证明其主张,申请证人刘某某出庭作证。证人刘某某陈述:2012年春节刘宗文将电脑还给了顺鸿公司,当时,平振杰去博兴到宿舍把电脑拿走了,电脑的牌子可能是宏基的,还电脑时证人和刘宗文还有平振杰在场。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原审法院对刘宗文主张领用电脑已返还顺鸿公司的事实予以认定。顺鸿公司称刘宗文占用公司对讲机等物品,顺鸿公司向法院提供了办公用品清单1份、租赁合同1份、收条2张、联通公司发票1张、报销单1份、广播电视收据1份、家具电器的收款收据和发票3张,用以证明顺鸿公司的部分物品由刘宗文占有使用。刘宗文对该组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辩称刘宗文早已离开上述租赁房屋,里面的物品刘宗文也没有动过,顺鸿公司法定代表人平振杰也住在该租赁房内,上述物品并未明确由刘宗文保管。结合双方的陈述及证人证言,原审法院认为,上述证据并不能证明上述物品由刘宗文本人领用或应由其尽管理或保管之职责。关于刘宗文工资发放情况的事实。顺鸿公司向法院提供了个人业务凭证4张、签领工资的表格1份、刘宗文发放工资的工商银行明细1份、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1份。顺鸿公司主张因刘宗文违法离职给顺鸿公司所造成的经济损失,顺鸿公司向法院提供了“济南时报”服务合同及发票各1份,住宿发票8张,交通费发票22张,工资收条1份,安保协议及收款收据各1份,保安住宿用品费用收款收据1张。2012516日顺鸿公司以刘宗文为被申请人提出劳动仲裁申请,要求刘宗文:1、赔偿经济损失58229元;2、支付违约金101829.20元;3、继续履行双方的竞业限制约定;4、返还备用金1000元。5、返还领用的办公用品及设备。济南市历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2522日作出济历城劳人仲定字(2012)第60号仲裁决定书,决定对顺鸿公司的仲裁申请不予受理。

原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顺鸿公司拖欠刘宗文201212月份工资,刘宗文因此离职,于法有据。对顺鸿公司以刘宗文违法离职给单位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要求刘宗文赔偿经济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刘宗文已与顺鸿公司解除劳动关系,领用的备用金1000元应予返还给顺鸿公司。顺鸿公司要求刘宗文返还预借工资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因领用的笔记本电脑已经归还,顺鸿公司对其他物品亦不能证明刘宗文占有使用,也不能证明刘宗文有管理或保管义务,顺鸿公司要求刘宗文返还物品或赔偿相应对价的请求,不予支持。顺鸿公司要求刘宗文继续履行竞业限制约定的请求,因已超过劳动合同约定的竞业限制期限,不予支持。刘宗文从顺鸿公司单位离职一个月之后,顺鸿公司尚未依法发放其工资和给付竞业限制补偿,且刘宗文到竞业单位山东省博兴县森亚达置业有限公司上班时,顺鸿公司与该公司已解除销售代理关系,刘宗文的行为对顺鸿公司已不可能构成实质的损害。据此,对顺鸿公司要求刘宗文支付违约金的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刘宗文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备用金1000元。二、被告刘宗文不负有向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7819.72元的义务。三、被告刘宗文不负有向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80071.2元的义务。四、被告刘宗文不负有向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返还占用物品或赔偿相应对价的义务。五、被告刘宗文不负有向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继续履行竞业限制约定的义务。六、被告刘宗文不负有向原告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返还预借工资10879元的义务。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或支付迟延履行金。案件受理费5元,由被告负担。

上诉人顺鸿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刘宗文因为上诉人拖欠其工资而离职、其行为有法律依据错误。刘宗文在工资发放到期日之前离职,之前还向上诉人预借了10879元的工资,上诉人并未拖欠刘宗文工资。刘宗文带领所有员工离职后仍占用上诉人租赁的宿舍及物品并到上诉人处打闹,阻碍上诉人正常工作,上诉人不得不另聘保安保障人身财产安全,刘宗文上述行为,给上诉人造成巨大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二、原审判决虽认定了刘宗文违反竞业限制的事实,却没有支持上诉人要求刘宗文根据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于法无据,于理不通。首先,刘宗文违法离职后一直不与上诉人办理交接,一直在上诉人销售现场打闹,上诉人撤场后,刘宗文直接进入竞业限制单位上班,上诉人无法向刘宗文支付竞业限制补偿。即使是上诉人没有向其支付竞业限制补偿,其亦应在达到三个月期限后通过法院解除竞业限制约定,否则,应履行双方竞业限制的约定;其次,因为竞业限制单位违约,上诉人与其解除了销售代理关系,刘宗文掌握了上诉人为竞业限制单位进行销售的所有核心材料,其在上诉人撤场后直接进入竞业限制单位接管了上诉人的销售代理项目,严重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给上诉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三、刘宗文占用的物品应当返还或赔偿相应的对价。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了办公用品清单、笔记本电脑领用单和收款收据、家具家电收款收据等证据。上述证据能证明刘宗文占用物品的事实,原审法院仅根据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刘某某前后矛盾的证言认定刘宗文未占用上诉人办公用品和宿舍用品属认定事实错误。刘宗文作为上诉人在博奥华城项目的负责人,对上诉人的宿舍和宿舍用品进行管理,其占用的宿舍用品至今未归还,应承担返还或赔偿的责任。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刘宗文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维持原判。

经审理本院认定,原审认定的事实除电脑已归还的事实有误外,其余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2012417日,刘宗文向济南市历下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要求顺鸿公司支付拖欠工资6482.90元;支付销售提成96976元;解除劳动关系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5190元;支付差旅费1000元。本院(2013)济民一终字第722号生效判决认为“顺鸿投资公司于2011年底支付刘宗文13024元,其主张该款是根据刘宗文的要求预付的2012年部分工资,缺乏证据,本院难以采信。顺鸿投资公司未为刘宗文足额缴纳社会保险并拖欠刘宗文工资,刘宗文因此与顺鸿投资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顺鸿投资公司应支付刘宗文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一)众所周知的事实;(二)自然规律及定理;(三)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五)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六)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生效的(2013)济民一终字第722号判决已认定:“顺鸿投资公司于2011年底支付刘宗文13024元,其主张该款是根据刘宗文的要求预付的2012年部分工资,缺乏证据,本院难以采信。顺鸿投资公司未为刘宗文足额缴纳社会保险并拖欠刘宗文工资,刘宗文因此与顺鸿投资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顺鸿投资公司应支付刘宗文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现顺鸿公司再主张未拖欠刘宗文工资且刘宗文违法离职,本院不予采信。顺鸿公司主张刘宗文带人去单位打闹给其造成损失,应按侵权纠纷处理,非劳动争议案件受理范围,本院不予审理。双方在劳动合同第十条约定:“在本合同期内及合同解除后12个月内,刘宗文不得就业于顺鸿公司签署过合作协议的项目或公司以及顺鸿公司签约项目为中心的半径三公里之内的竞争项目。…如违反本条约定,刘宗文须向顺鸿公司支付刘宗文在顺鸿公司工作期间最后一个年度工资2倍作为违约金,并承担因此给顺鸿公司造成的损失。”虽然顺鸿公司未为刘宗文足额缴纳社会保险并拖欠刘宗文工资,亦未向刘宗文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但以上事由不能作为刘宗文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理由,刘宗文在离开顺鸿公司三个月内即至竞业限制单位山东省博兴县森亚达置业有限公司上班,违反了双方关于竞业限制的约定,应承担违约责任。鉴于顺鸿公司未向刘宗文支付竞业限制经济补偿金,本院酌定刘宗文应支付的违约金为6000元。原审中出庭作证的证人刘某某系顺鸿公司员工,因顺鸿公司拖欠其工资,刘某某起诉顺鸿公司。因此,本院认为,刘某某与顺鸿公司之间存在利害关系,对其证人证言,不应予以采信。顺鸿公司提交微星笔记本电脑的领用单,刘宗文认可其上的签名。由此可以认定刘宗文自顺鸿公司处领取过一台微星笔记本电脑,其虽主张当时领取的是一台旧宏基牌笔记本电脑并已返还,证据不足,本院无法采信。结合顺鸿公司提交的收款收据载有的内容,本院认为,刘宗文应向顺鸿公司返还于201157日购买的微星FX620DX-52412G50SX笔记本电脑一台。对其他物品,顺鸿公司不能证明刘宗文占有使用,也不能证明刘宗文有管理或保管义务,顺鸿公司要求刘宗文返还物品或赔偿相应对价的请求,不予支持。关于顺鸿公司要求刘宗文返还预借工资10879元的主张,本院认为,刘宗文向顺鸿公司出具的13024元的“收条”只能证明顺鸿公司向刘宗文支付了以上款项,不能证明是刘宗文的预借工资,对其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顺鸿公司部分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2012)历城民初字第150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及诉讼费负担部分;

二、撤销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2012)历城民初字第150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第四项;

三、被上诉人刘宗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返还于201157日购买的微星FX620DX-52412G50SX笔记本电脑一台;

四、被上诉人刘宗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6000元;

五、驳回上诉人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或支付迟延履行金。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济南顺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红岩

审 判 员  翟 勇

代理审判员  何菊红

二〇一四年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白 雪

 


案例精选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工作25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梁希峰打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遭单位欠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怀孕后遭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张皓晨打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再次为老董
劳动问答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