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   返回首页 >  以案说法
 
(2014)济民一终字第25号孙波与济南服装进出口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济南劳动纠纷律师 字体:

孙波与济南服装进出口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4)济民一终字第25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波,男,1951212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济南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服装进出口公司,住所地济南高新区舜华路2000号舜泰广场6号楼17C区。

法定代表人孟祥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侯梦溪,男,19791030日出生,济南服装进出口公司员工,住济南市。

上诉人孙波因与被上诉人济南服装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服装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2)高民初第3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2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孙波,被上诉人服装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侯梦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1982年孙波从部队转业至济南市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工作,后该公司分立为纺织和服装公司,孙波分到服装公司从事劳资工作。1994年服装公司进行全员劳动合同制时,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服装公司也未为孙波办理社会保险手续。2012518日,孙波向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双方具有劳动关系。同日,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12)济高新劳仲字第025号仲裁决定书,认为孙波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孙波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对孙波的申请,不予受理。孙波不服仲裁裁决,提起诉讼。孙波主张与服装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称1992年其因病回家休养,1994年服装公司改制时,不同意与其签订劳动合同,但孙波也正常上班。服装公司向孙波发放工资至19924月。为证明其主张,孙波提供了四份证人、证言,证言中均证实孙波系1991年因病回家休养,未断绝和公司的联系。服装公司主张孙波自1991年以病假为由一直在外自营公司,未到公司上班。1994年服装公司改制时,孙波拒绝与服装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事实上,孙波已解除与服装公司的劳动关系。对孙波提供的四份证言服装公司不予认可,认为不符合法律对证据要求的规定。

原审法院认为,孙波于1982年从部队转业至济南市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工作,后该公司分成两部分,孙波分到了服装公司工作,事实清楚,予以认定。孙波自称19924月起其工资即被停发,且服装公司改制时双方也未签订劳动合同,服装公司也未为孙波办理缴纳社会保险的手续,直至2012518日孙波才向济南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双方具有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孙波知晓其自身权利受到侵害多年,又未提交证据证实其有导致仲裁时效中断、中止的情形,因此,孙波的仲裁申请已经超过仲裁时效,故对孙波要求确认其与服装公司具有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孙波要求服装公司为其办理养老保险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法院处理劳动争议的受案范围。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孙波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孙波负担。

上诉人孙波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上诉人1991年因患急性黄疸型肝炎休病假,病假期间一直正常参加公司的党组织生活。1993年因服装公司经理诬告上诉人挪用公款与服装公司经理产生个人恩怨,后服装公司停发了上诉人的工资,上诉人因此向服装公司领导反映,服装公司书记当时表态,待上诉人病愈后一并补发工资。当时因服装公司经济效益不好,上诉人也没计较,再没有反映过工资问题;21996年服装公司第一次签订劳动合同,上诉人找服装公司经理马某某要求参加工作签订劳动合同,服装公司经理马某某曾表示,无论上诉人休病假或不签劳动合同也是公司的人,当时服装公司书记在场,并说明上诉人的病要休养,如果治疗不彻底就上班,有很多同志会有意见,怕被传染;32002年全党学习江泽民总书记的“三讲”,要求党员集中培训,服装公司书记通知上诉人参加培训,在此期间,上诉人反映了自己的社会保险问题,服装公司书记表示为上诉人正常交纳,到退休时正常拿工资;42004年服装公司改制,服装公司书记通知上诉人参加,当时服装公司较混乱,有人想买断工龄,还有人想拿最低生活费而不离开公司,在此背景下,上诉人与服装公司书记及经理交换了意见,服装公司领导表示为上诉人正常交纳社会保险,不亏待老同志。2008年服装公司书记告知上诉人查找不到上诉人的社会保险资料,2009年、2011年上诉人又多次向上级主管机关反映未果,无奈,上诉人请求劳动争议仲裁。综上,请二审法院依法公断。

被上诉人服装公司答辩称,11991年孙波因个人原因自动离职且在被上诉人实施全员劳动合同制改制时拒绝与被上诉人签订劳动合同,孙波与被上诉人已不存在劳动关系;2、因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被上诉人没有基础为孙波办理社会保险;3、根据法律规定,孙波的诉讼请求己经超过时效。请二审法院对孙波的上诉请求予以驳回。

经审理本院认定,原审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二审中,孙波提交1、济南军区总医院1985年住院病历;2、证人范某某书证,内容:孙波1985年患病入院治疗,1991年至1992年办理了病假手续;3、济南市委济南市人民政府信访局证明,内容:2010年、2012年因服装公司未为其交纳养老保险到信访机关投诉。

本院依职权对孙波在服装公司任职时的原经理马某某进行了调查,马某某陈述:孙波患病长期不上班且未办理病假手续;服装公司实行全员合同制时通知了孙波来签合同,但孙波未参加;孙波的问题服装公司的主管部门要求自行处理未果。

对上述证据,孙波认为,服装公司原经理马某某的陈述不属实,其本人参加了服装公司全员合同制改制工作且向有关部门主张了权利。服装公司认为,孙波提交的病历仅能证明其1985的治疗事实,不能证明其一直处于病休状态;济南市委济南市人民政府信访局的证明不能达到孙波的证明目的且孙波的主张己超过诉讼时效。法院的调查笔录能够证明孙波拒绝工作,自动离职。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计算。根据孙波本人的陈述,孙波认可自19924月以后,服装公司未再向孙波支付工资,亦未向孙波支付基本生活费;服装公司实行全员合同制改制工作时,孙波与服装公司未订立劳动合同,服装公司未为孙波办理社会保险缴纳手续。对上述事实,孙波己经知晓。因此,孙波如认为用人单位侵害了其权利,即应依法及时维权。但孙波至20125月才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且孙波未举证证实其主张权利存在时效中断、中止的法定事由,故原审法院据此认定孙波要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已经超过仲裁时效,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孙波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难以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孙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继英

审 判 员  黄 力

代理审判员  吴松成

二〇一四年四月三日

书 记 员  朱 茜


案例精选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工作25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梁希峰打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遭单位欠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怀孕后遭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为张皓晨打
济南劳动纠纷律师邵振中再次为老董
劳动问答
暂无信息